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女子美體中心

女子美體中心
女子美體中心
                序言  「你有沒有收到那條短信?」  「有啊!他媽的連我住址都知道!」  「啊!我也收到這個短信!」  「誰那麼牛逼!給我知道了看我還不扒他的皮!敢欺負到老子頭上!」  ……  建設廳裡面,幾乎每個幹部都收到了同樣的短信。短信的內容很簡單,就提供了一個網址,然後要求他們按照他們給出的賬號密碼登陸。讓他們感到恐懼的是,賬號密碼竟然是他們的住址。而那個網站,卻是最著名的搜索引擎之一。其實他們該報警的。不過,心虛的幹部們選擇了審慎、低調的處理。各自派出自己的心腹,全力追查短信的來源。              (1) 短信  張易軍,是廳裡面最年輕的幹部,25歲的他,已獲得了牛頓大學的雙博士學位。他聰明、能幹,廳裡面每個人都看好他。  他坐在辦公椅上無聊的翻著網頁。當別人還在為工作忙的焦頭爛額的時候,他早已舉重若輕的完成了上級佈置的任務。對於最近那風聲鶴唳的短信,張易軍不屑的付之一笑,只有那些笨蛋,才會怕這些東西;況且,他還沒收到這短信。  不過,世事是很微妙的。正當他心裡面嗤笑著那群早晚心慌不已的幹部們的時候,手機短信響了。張易軍打開短信一看,不禁抽了一口冷氣。竟然也輪到他了。短信同樣準確的說出他的住址等等信息。  張易軍緊緊捏住手機,嘴角泛起一陣冷笑。好吧,既然你要裝鬼,我就看你到底裝什麼鬼!  他早早回到家裡,打開電腦,仔細對照短信,輸入了那個網址。果然,顯示的還是那個搜索引擎的頁面。接著,他輸入短信提供的賬號密碼,重重的按下了回車!  頁面跳轉,這次來到的,竟然是一個他之前聞所未聞的網頁。他經常會利用這個搜索引擎搜各種資料,他在這網站也有自己的賬號密碼。但是,這次顯示的頁面,跟他之前登陸賬號密碼後的頁面截然不同。  頁面上端是一個標誌,由幾個婀娜的女子互相糾纏組成,標誌外圈由一行連續循環的小字組成:女子美體塑體整形中心。  往下是一個表格,表格上面,清明的列著張易軍的各種資料,包括年齡,籍貫,就讀學校,學歷,畢業後的履歷等等,絲毫無誤。  張易軍心裡開始覺得似乎有一塊大石緊緊的壓著,逼的他粗重的喘著氣。他定了定神,再往下看,是一行小字:「張易軍先生,您好!女子美體塑體整形中心很高興為您服務。如果您對我們公司有興趣,您可以留下您方便的時間,我公司將拍專車接您前往參觀。如果您登陸網頁後3天未有任何回復,您的所有資料將被註銷,您的賬號密碼同時取消。」  小字下面有一個空格,看來可以填寫些東西。  看來,這個所謂什麼中心沒什麼惡意。但是他們在搗什麼鬼?張易軍心想,如果他們要對我不利,還用搞這些無用功麼?直接來幹掉我不就行了。他猶豫的在空格上填寫:6月15日下午3時正。        (2) on the way to……  張易軍住在城裡面所謂的富人區的一所2層小洋房。今天他很謹慎的鎖好大門,把屋裡面的窗簾都拉上,然後躲2樓對著門口方向的窗簾後面,觀察著樓下發生的一切。3點正,一輛嶄新的黑色的車緩緩的靠到他家的門口。  車子外觀非常豪華,長度足有2輛普通轎車,車漆在陽光照耀下能照映出它身旁的事物。車窗也塗上黑漆,看不到車裡面到底是什麼內容。張易軍不自覺地緊緊拽住窗簾,他甚至能感覺到心臟劇烈的蹦跳。  車門慢慢打開,一個頭髮銀白的老頭鑽出車廂,他穿著一套筆直的燕尾服,筆直的程度讓人覺得他是不是像個服裝店的模特那樣被搬運過來。老頭仔細的整理一遍衣裝,同樣筆直的站在車門旁邊,眼睛看著車頭方向,目不斜視。  「拍戲嗎?」張易軍對這老頭的動作覺得有點可笑,最近那些偶像劇的有錢人的僕人都是這個模樣的。他沒有急著下去,他想再自己觀察下這有點幽默的一車一人。  結果半個小時快過去了,車還是照樣安靜的停著,老頭頂著太陽依然站的筆直。張易軍解嘲的一笑。自己是不是多疑了呢?  他走下樓梯,打開家門。那個老頭一看見他出來,立刻打開車的後門,成90度的鞠躬。他深深的作了一口呼吸,往車廂走去。  車廂裡面只是亮著一個小黃燈,車廂裡面照樣看不到外界,甚至連駕駛座都看不到。車開了一會兒,他眼睛終於適應了車裡面的昏暗。他對面赫然坐著一名女子。女子化著淡淡的妝容,原本就美好的臉蛋讓她用不著化濃妝也有一種清素的美麗。  她穿著一套黑色的西裝,修身的服裝把她玲瓏有緻的身段完全顯示出來;下身的套裙很短,坐著的時候剛好能遮住屁股,一對修長的美腿裹在黑色的吊帶絲襪之中,一雙小嫩足更是挑著高跟涼鞋頑皮的擺動著。  張易軍的視線完全被這名女子吸引住。女子微笑著欠了欠身,那微笑,顯得十分真誠、自然,而完全不同於風塵女子那種職業性的微笑。  「張先生,您好!我是我公司派來迎接您去參觀我們公司的。您可以稱呼我楠楠。」  「楠楠……呃……那個……你好。」他突然發現自己有點失態了,連忙定了定心神。  楠楠似乎沒發現他的失態,她臉上依然保持著微笑:「請允許我介紹下我們公司。我們公司主要向各位有資格有能力的人提供私人秘書。」  「提供私人秘書?」張易軍幾乎彈了起來:「這不是販賣人口嗎?」  「請先生放心,我們公司的業務客戶範圍是很廣的,而且我們公司有能力保證各位客戶的安全。」  淡淡的一句話,把張易軍的一堆質疑全部塞回肚子裡去。他只好無力的往沙發靠去:「請繼續。」  楠楠點了點頭,繼續說道:「我們可以提供不同膚色,不同年齡段的私人秘書,而且,我們保證她們絕對忠誠於各位。最重要的是,我們可以根據客戶的需求,對私人秘書進行修改,直到客戶覺得滿意。」  「我們的產品一旦售出,我們對她們作終身保養,包括美容美體、醫療等等各項服務。如果產品因自身原因,比如絕症等因素必須放棄,我們將以5摺為您更換新的產品。如果,因客戶因素放棄產品,我們將迅速為您以9摺提供新的產品。」  「張先生,請問有什麼需要我解釋的呢?」  需要什麼解釋?張易軍聽到上面一段荒天大謬的解說,他除了覺得一陣陣眩暈,不知道能說點什麼了。想了良久,才說道:「你剛才所說的修改,是什麼意思呢?」  「是的,張先生!」楠楠禮貌的欠了欠身:「就是客戶可以在我們提供的素材上面作各種永久性的裝飾,比如加點小飾品之類的。」  「就是……」  楠楠側頭想了想,說道:「您可以參考下我的身體的!」邊說,她輕盈的往沙發靠去,大方的在張易軍面前張開了雙腿。一幅匪夷所思的畫面頓時映入張易軍的眼中。只見女子的陰部外側,以弧形赫然鑲嵌著2行細鑽,在昏黃的燈光下閃亮著淫菲的光芒。陰唇則每一邊穿著3個小環,每個小環穿著一條金鏈,6條金鏈分別連著穿在兩邊大腿根部內側的小環。  當女子張開雙腿,陰唇就在大腿的牽引下同時張開。陰蒂一上一下穿著2個小金環,其中一個小金環吊著一個可愛的小鈴鐺。同時,很明顯的看到,陰道塞著一根直徑有4公分大的假陽具,屁眼還插著一個東西,一條小金鏈由屁眼連著陰蒂。假陽具在震動著,她整個下體都浸泡在淫水當中。  張易軍吞著口水滋潤乾渴的喉嚨。他伸出手想觸碰下這淫蕩的下體。楠楠很體貼的把身體往張易軍方向挪了挪。他撫摸著楠楠下體的各種裝飾,身體內的血好像熱水一樣不斷的沸騰,他簡直無法控製自己的衝動。  楠楠擦覺到張易軍的異動,輕輕的推開張易軍,併攏起一雙美腿,重新坐直身體,整理了下衣衫說道:「張先生,很抱歉。您是無法進入我的身體的,請您原諒!而且我的身體是有主人的,請您尊重我的主人。」  這句話就像一盆冷水,澆滅了張易軍體內的火焰。張易軍惱怒的問道:「為什麼?」  楠楠露出一個抱歉的笑容,說道:「對不起,張先生,這是我公司的商業秘密,在您決定訂購產品前,請原諒我不能告訴您相關的事情。」  「哦!」張易軍失望的透了口氣。  「張先生,路還有很長,我建議您可以趴在沙發上,一路上我會在我主人允許範圍內為您按摩,讓您好好休息!」說著,楠楠輕輕跪在地上,為張易軍脫掉鞋子,服侍他趴在沙發上。她騎到張易軍背後,小心的不讓下體的假陽具尾巴硌到他,然後展開熟練的手法,在他身上搓揉。不知不覺間,張易軍真的睡著了。             (3) 美體中心  「張先生,到了!」楠楠輕輕的拍打張易軍,在他耳邊輕聲說道。  張易軍在極度的舒服中很不願意的張開雙眼。他掙扎著坐起來。楠楠跪在地上幫他穿上鞋子。這時,老頭慢慢打開車門,再次做了個90度的鞠躬,往車外做了個請的手勢。  張易軍有點不捨的走出車門。他發現自己站在一個巨大的山洞裡頭,山洞估計有5米多高,四處看不到邊沿,只有路旁有些小燈照著整條小路。往來的方向看去,小路一直延伸,卻看不到盡頭,路的另一段在他站的地方往右拐,直到洞壁的一扇閘門,估計是車庫。在他面前是個玻璃幕壁,玻璃幕壁後頭,有一副巨大的照壁,照壁上雕刻著那個他們公司的標誌。  楠楠在他身邊說道:「張先生,我就帶您到這裡。接下來由我們的導遊小姐帶您進去參觀。請您留意,導遊小姐跟我一樣,是無法讓您進入的。祝您愉快,再見!」  張易軍臉刷的紅到脖子。  這時,一名女子,盈盈的從幕牆後面往張易軍走來。這名女子跟楠楠截然不同。一襲粉紅色薄紗貼身長裙,更顯得她的身材凹凸有緻;頭髮高高挽起,臉上化起妖艷的濃妝;一對豐乳各自穿了一個銀環,各自垂吊著一個小鈴鐺,兩個銀環間有一條銀鏈連著。  下體也穿了環,陰蒂環上同樣懸掛了個鈴鐺,一路走來伴隨著悅耳的鈴聲,隱約看到,她下體同樣插著一根不斷震動的假陽具;一雙美腿裹在粉紅色的網襪之中;白嫩的小腳穿著銀色閃亮的高跟涼鞋,更增添了十二分的妖媚。  女子走到他身邊,雙手自然地緊緊摟住張易軍的手臂。把他的手臂卡在她豐滿的雙乳之間。她開朗的笑著對張易軍說道:「張先生,您好!我叫喬喬。現在開始由我來服侍您。我們進去看看好嗎?」說完,拉著張易軍往公司裡面走去。  至此,張易軍已經完全放下了戒心。他任由喬喬拉著走,同時享受著甜美的香氣,細嫩的肌膚,還有豐滿柔潤的雙乳。他的手臂讓喬喬摟著,手指剛好觸碰到她的下體。他輕輕的用手指撩撥她陰蒂掛著的大鈴鐺,讓她臉上紅暈一陣一陣的,小嘴還不時發出幾不可聞的喘息。張易軍心頭的慾火一竄一竄,楠楠的那句話更讓他鬱悶不已。  他們走到一扇白色的門前。喬喬鬆開張易軍的手臂,走到門邊的控製器滴滴嘟嘟的輸出一串密碼。「卡」的一聲,門打開了一條小縫。她往門裡面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說:「張先生,裡面是我們的半成品的住房,您可以慢慢挑選。您挑選好了,就告訴我們房間編號,我們會幫您對產品進行下一步的改進。」  張易軍依言推開門,看到裡面是一條走道。走道兩側都玻璃造成的幕牆。玻璃後面被隔成一個一個房間,房間的門正對著玻璃幕牆,而門上面,果然用碩大的字體寫著各個房間的編碼。  「張先生,請您單獨挑選您心儀的產品,我被禁止入內。兩邊牆的玻璃都是單面透光玻璃,所以張先生您可以盡情參觀!」喬喬的聲音在身後響起,說完,門「卡」一聲又鎖上了,於此同時,走廊盡頭的門慢慢的打開。  張易軍慢慢的一邊走,一邊仔細觀賞著玻璃幕牆後的風光。每個房間正好住著一名女子,她們有的悠然自得的看書、有的眼睛哭的紅腫、有的躺在床上撥弄著下體的假陽具、有的眼睛發直的看著天花。這些女子雖然膚色不同,但是,無一不是人間極品。  她們身形各不相同,有些凹凸有緻,有些則比較稚嫩,有些偏肥一點,有些則非常有骨感,盡能滿足客戶們的需求。女子雖然各有特色,但也有些相同的地方:「她們全身的體毛,包括頭髮都被剃光了;而且下體同樣插著一根看上去直徑有3cm的假陽具,假陽具的尾部拖著一條長長的電線,電線連著牆壁的某個角落。」  張易軍挑了半天,終於選定了一個亞裔女子--臉龐長的很精緻,看上去就像一個人見人憐的娃娃;身材不算很惹火,不過一雙修長的美腿確實十分迷人。他記住了房間號碼,就往走廊另一頭走去。  喬喬早就在門外候著他了。看見張易軍出來,她連忙走上去摟住他的手臂,帶著他繼續往前走去。一路拐了幾個彎,他們最後來到一扇古色古香的木門前。木門非常精緻,雕刻著優美的花紋,黃金所做的門把散發著耀眼的光芒,整一扇門正在訴說它主人的富裕。喬喬擰開門把,把門推開一條小隙,柔聲說道:「張先生,我就只能陪您到這裡了。裡面主人正在等著您呢!」  張易軍看了一眼喬喬,小心翼翼的推開門走了進去。門立刻在他身後關上。門後面比外邊確實昏暗了不少,張易軍化了一陣才看清楚這裡的環境。這個房間完全按照歐式貴族的形式佈置,整個房間顯示出它主人的高規格的品味。燈光雖然昏暗,但不會令人侷促不安,反而令整個房間得更有情調。  張易軍往前看去,只見一名赤身裸體、身形健美的男子大字型的坐在沙發上拿著一杯紅酒仔細的品嚐著。而一名穿著西裝的女子正坐在男子的胯下,臀部緊緊的貼著男子。她俯身在茶幾的筆記本電腦上熟練的進行操作。  女子似乎感應到張易軍的視線,她抬起頭望向張易軍的方向。  「楠楠!」張易軍不禁失聲驚呼。  「哦!是張易軍先生!」那名男子被張易軍驚動了,他在手腕上的一個類似手錶的裝置按了幾下,輕輕了拍了拍楠楠的臀部。楠楠立刻乖巧的從張易軍的胯下站起來,從茶幾下層拿出假陽具,慢慢的塞進了自己的下體。這時候,張易軍才看到,男子的陽具正暴怒的豎直著,想必剛才男子一直插著楠楠。待楠楠走出房間。  男子穿起浴袍,指著身旁的沙發,彬彬有禮的說道:「張先生請!一路上招呼不到之處,請您多多包涵!」張易軍禮貌性的笑著點了點頭,坐到男子身邊的沙發。男子為張易軍倒了杯香醇的紅酒。  「鄙人小姓梁,是這裡的負責人。我們中心剛剛開始營業,多有不足之處,張先生多多指教!」男子說著舉起了杯。  「哪裡哪裡!梁先生教導有方!」張易軍也舉起杯示意了一下。他們兩人聊了幾句無關緊要的話,梁先生把茶幾上的筆記本電腦推到了張易軍面前,說道:「張先生想必已經選好了心儀的素材,現在您可以通過這台電腦為她安排各種改造。」  「您確認了所有改造事項後,按下『確定』,我們的工作人員就開始為她安裝您需要的改造了!鄙人還有些瑣碎事要處理下,失陪了!請自便!」說完,站起來對著張易軍深深的鞠躬以示歉意,然後就往旁邊的一扇小門走去。  能親自改造一個女人,確實是所有男人的終極夢想啊!張易軍吞著口水,開始為那個素材安排各式各樣的改造。梁先生回來的時候,張易軍已經把所有他想要的東西都安排在素材身上。他一直都有上網下載a片的習慣,因此他的作品,也算是不錯了。  最後,在「確定」鍵上面,還有一個表格,註明了各種改造的收費,最後總價是33萬元人民幣。都到這地步了,他想都沒想,直接輸入了自己的銀行卡賬號密碼,重重的按下了「確定」。  梁先生靜待張易軍完成所有操作,才坐到他身旁,說道:「張先生,覺得我們提供的服務內容,能滿足您的需求麼?」張易軍現在確實是十二分的好心情,他籲了口氣,說道:「還不錯嘛!挺豐富的!看來你還挺有經驗的!」梁先生聽罷,正色說道:「這是付出了很大代價的!」很大代價?什麼代價?讓人不敢想象啊!張易軍陷入了思考當中。  看到氣氛有點兒尷尬,梁先生連忙說道:「哦!對了!張先生,有興趣瞭解下我們中心麼?」  「哦!好啊!」其實這個事情一直繚繞在張易軍心中,只是一直沒機會提出而已。梁先生在筆記本電腦上按了幾下,沙發前的天花闆緩緩的垂下一幅銀幕,一個女子美體塑型整形中心的標誌由沙發後的投影器映射到銀幕上面。  他拿起茶幾下層了遙控器,按了下按鍵。銀幕畫面頓時切換到一個白色的房間,房間中間擺放著一張白色的手術床。手術床旁邊,擺放著各種手術必備的儀器。床頭有一個可移動的手術台。房間的牆壁,吊掛著各種尺寸、各種款式,閃著金光或者銀光的飾品,看上去應該就是即將安放在素材身上的裝飾品了。幾名工作人員正在忙碌的清潔各種器械。  「這是我們的2次改造室。」梁先生說道:「這裡是按照客戶要求,對素材進行2次改造的地方。您所選擇的素材等下就會在這裡進行手術。您看,他們就正在清潔器械,為手術作準備。」  「呃!可以讓我看看他們是怎麼改造麼?」  「抱歉!」梁先生笑著說道:「為了您著想,還是不要看的好。您要知道一件雕塑的成形,是需要經過暴力的打鑿過程的。」聽罷,張易軍立刻打消了這個念頭,揮了揮手示意繼續。  畫面切換到另一個房間。這個也是一個手術室。房間四周十分乾淨利落,就在側牆位置有一個工作台,一名工作人員就在工作台上操作著。房間中央同樣擺放著一張手術床,一名被剃光全身體毛的女子赤裸的躺在手術床上,全身上下連接著各種生命檢測儀器、供氧罩、麻醉管等等裝置,頭部一個環狀儀器正遮罩著她的眼睛。  她雙腿彎屈分開,一條由天花闆垂下的機械臂正對著她的下體,而且某部分已經插她下體內。  「這是幹什麼的?」張易軍疑惑的看著梁先生。  「這正是我要介紹的重點,我們中心核心技術之一。」他帶著點驕傲的說:「這名女子正在接受我們的1次改造。經過這次改造後,她就正式成為了我們的素材。」  「您看到,她頭上的戴著的儀器,叫意識改造儀。在整個手術的過程中,這個儀器會將性愛的意識深深的植入她的腦中。即使她甦醒後,表層意識仍然存在道德觀念等意識。但是,這儀器的所植入的信息存在於她深層的意識,她會不知不覺的被這意識侵蝕,直到失去大部分甚至全部的道德觀念。」  「啊!那難道不會讓她瘋掉?」  「會的!」  梁先生黯然說道:「在開發的過程中,就有過幾個女孩完全瘋掉。那太可怕了,她們像餓狼一樣渴求性愛。她們甚至會為了得到高潮破壞自己的身體。」  「那這些女孩……」  「我們終結了她們的生命。」  「啊!」  「不過,我們經過多次的研究調試,現在已經達到了一個合適的程度。雖然她們醒後會有所反抗,但是總比瘋掉的要好。」說到這裡,梁先生再次煥發驕傲的神色:「我們將繼續改進,相信不用多久,我們將能把意識一步改造到位!」  太可怕了!張易軍心中泛起一陣一陣寒意。  梁先生留意到張易軍臉色微變,他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我不是瘋狂的科學家,我只是一個商人而已。這裡發生的事情確實超出常理,不過不正是瘋狂推進著人類歷史嗎?」  張易軍不置可否,指著銀屏:「請繼續吧!」  梁先生把激光指示器指向她的下體,說道:「這是性器官改造裝置。經過這台儀器改造後的女子,她們將終身不能離開我們中心,或者說,不能離開選購她們的客戶。」  「這台機器深入到她們的子宮,首先會廢掉她們的生育功能;就是說,她們不再排卵,不再有月經,保證性愛過程不會產生後代,還可以一年到晚隨時響應主人的需求。之後,還會在她們的子宮內植入一個裝置;這個裝置24小時釋放強烈的刺激,令她們的下體無比的瘙癢,這種刺激是任何性愛,任何手段都無法解決的。」  「這……」  梁先生手往下壓了壓,示意他不必驚訝:「有2個方法可以解決這種瘙癢。第一,就是我們中心提供的假陽具;您也看到了,她們的下體通常插著一根假陽具,就是這種東西。這種假陽具內置著一個芯片,芯片不斷的釋放一種信號,抑製那個裝置的運作。」  「第二,就是主人他本人的陰莖了;我們收集到主人的dna數據後,就會把這數據錄入到裝置裡面,當裝置偵查到相應dna的陰莖,它就會暫停運作。不過,在這2種情況下,裝置還是會釋放微弱的刺激,保證她們隨時處於輕微發情狀態。」  「處理完子宮內的改造。我們還會在她陰道外側安裝另外一個類似塑料假陰道的筒裝裝置,不過比塑料假陰道更輕,更薄。安裝上去後,她本人不會感覺到它的存在的。不過,我們可以通過這個裝置,控製她們的陰道--包括陰道的松緊、蠕動、振動3種功能。」  「天哪!」張易軍簡直無法相信他剛聽到的一切:「這不是機器人嗎?」  「沒錯!」梁先生認真的說道:「這是我們努力的方向。」  這時候,傳來一陣清脆的鈴聲,一名女子的聲音在房間內響起:「主人。客人訂購的貨物送來了。」  梁先生笑著對張易軍說道:「你的女奴到了!」接著揚聲說道:「進來!」說著在電腦上按了幾下,銀屏緩緩的收了上去。  只見楠楠輕輕摟著一名女子,邁著緩慢的步伐,往他們走來。女子精緻的面孔,配上張易軍為她選擇的娃娃頭髮型,簡直人見人憐。只是她全身包裹在粉紅色的披風當中,還沒能看到她全身的情形。  楠楠把女子帶到茶幾前,自己則溫順的跪在梁先生的身側。梁先生溫柔的撫摸著她的頭髮,對張易軍說道:「怎麼,不查看下自己的貨物麼?」  女子立刻走到張易軍身邊,柔聲說道:「主人!初次見面。請您欣賞奴婢的身體。」說完,也不勞煩張易軍開口,主動輕輕拉開了披風的綁繩。披風刷拉的就從她身上滑落,一具性感、妖艷的身軀就展示在他們的面前。  「喲!」梁先生真誠的讚美道:「張先生!您的品味不錯啊!在我接待這麼多客人,您的設計算是最好的了!」只見女子全身佈滿了以花卉為主題的刺青,甚至連手背跟腳背都沒有例外。只有胸前沿著中軸線經過到陰阜到臀部沒有刺上花卉。一對嬌嫩的乳房紋上了兩朵嬌艷的山茶花,小巧的乳頭穿著一對精緻的乳環,兩個乳環間牽連著一條閃亮的銀鏈。  下體則以整個陰部為身軀,臀部為翅膀紋上了色彩艷麗的蝴蝶。為了不破壞刺青的美感,陰唇上沒有穿環,只有陰蒂穿著一大一小的兩個金環。在兩側臀部的蝴蝶翅膀中心位置,則鑲嵌了一個直徑3厘米的金色罩狀圓餅,圓餅間有個小環,小環各牽著一條金鏈,連往較小的陰蒂環。小巧玲瓏的腳趾,每個都套著一個小小的金環。  女子輕柔的捧起張易軍的右手,把一個手錶狀的裝置,牢牢的套在他的手腕上。「主人,我以後全部身心,都是屬於您的了!」她像楠楠那樣,輕輕的跪在了張易軍的身邊。  張易軍早已是慾火焚身,久經摺磨的肉棒高高的揚起。他一把抱起女子,一邊瘋狂的吸允著她的身軀,一邊就要把陽具插進去。  女子輕柔的抓住他的肉棒,柔聲說道:「主人,我裡面還插著假陽具。您先得把它拿出來喲!」張易軍這才突然記起還有這樣一回事:「那要怎麼把它拿出來啊?」  女子笑著說道:「您手腕上的裝置……有個按鈕可以放鬆我的陰道,您就能把它拿出來了。」  他連忙拿起「手錶」,仔細的端詳了一回,一下子就找到了調節陰道鬆緊的那個按鈕。他輕輕的按下按鈕。女子全身頓時微微一顫。他抓住她下體的假陽具一點都不費力的拔了出來,急忙就把肉棒狠狠的插了進去。  「嗯?怎麼……」  「沒有感覺是吧?」身旁的梁先生笑著說道:「你要把陰道調緊才行的呀。別調到最緊了,那樣你是動不了的。」  張易軍有點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把陰道調到一個最舒服的鬆緊度,狠狠的抽插著……  一輪狂風驟雨過後,他疲累的癱坐在沙發上,女子則跨坐在他的下體上面,陰道仍然緊緊的夾著他的肉棒。「怎麼射了精,還不軟下來的?」他感覺到肉棒仍然不可思議的保持著堅硬。  女子輕輕的撫摸著自己的下體,說道:「我的子宮經過改造,可以刺激您的肉棒,令它一直保持堅硬狀態。只要主人您願意,可以一直留在我裡面。」  張易軍滿足的透了口氣,繼續把玩著女子身上的各種飾品。  梁先生笑著拍了拍張易軍肩膀,問道:「怎樣?對我們的產品滿意麼?」  「不錯!真的不錯!」張易軍由衷的說道。  「那還有什麼事情需要吩咐的嗎?」  張易軍這才想起,是時候該走了。他把女子扶起來,說道:「沒什麼別的事了。可以送我回去麼?」  「當然可以。我們的車就在門口等候著您。日後有什麼事情您可以通過那個網址跟我們聯絡,我們會立刻跟進處理!」  「嗯!好的!」  「那我這邊還有些事情要處理,就不送您出去了。祝您以後生活愉快!」  ……            (4) 並非最後的最後  在回去的路上,張易軍讓女子一直用陰道夾著自己的肉棒,陰道調到最緊,還開了震動跟蠕動。他享受著男人最大的樂趣,腦子卻清醒的想到一些事情。  如果這個組織成功的向政府機關的各個要員銷售他們的「產品」的話,那麼就等於每個官員都有把柄讓他們牢牢的掌握著。用不了多久這個組織將會無比的龐大……  此時,梁先生同樣在享受著楠楠的陰道。而楠楠則專心的在筆記本電腦上統計著各項數據。「現在z國有多少官員購買了我們的產品了?」他盯著手中的紅酒,就像盯著一隻任他玩弄的獵物。  「算上剛才的張先生,已經有1521名官員在享受我們的產品了。」  「嗯,成績不錯。很快!這個國家就要掌握在我手裡了!」                【全文完】